见世界

身不饥寒,天未曾负我

0%

记一个梦

梦到跟陌生而亲近的妹子,在大城市的夜晚里翱翔,穿梭过一栋栋房屋,内部结构都一样。

梦到跟妹子不发一言,没有目的,疾行,到天台上去。周围的人陆续一跃而下,安然无恙。原本擅长跳跃的我,十分惶恐。到天台的路,要经过繁复的楼梯,没有细节的在梦中认定风格是大友克洋笔下的世界。高台四面高度不一,下面站着许多已经下去的家伙在聊天。我遍观四面,最高处大约盘山路一层的高度,20米。最低出不过7、8米。我知道在这个世界里,别人能做的事我也能做,事实上由于在翻墙并一跃而下上做过许多训练,自认为比一般人强。但要像妹子一样一跃而下,心中有个结。我知道一定会受伤,两次了。我翻身过栏杆,眼前是塔内部,扭进内部,高度骤减,轻轻落在地上,是高度最低的那边。

梦到数学考试没带任何文具。跟欧志强借了50块,到小卖店买中性笔,铅笔,橡皮。店主柜台上有两盒削的歪歪扭扭的2B中华绘图铅笔,我觉得一两根可能不够用,需要旋笔刀。中性笔不好用,便换圆珠笔。下一秒在用钢笔写画,问价要35,心想可能不够。店主总是跟我扯皮,我则顺着店主话头开着无关紧要的玩笑,眼看着时间从考前5分,到开考,逐步向30分接近。下一个场景店主坐在考生的位置,周围许多同学。有邢萌萌,说了熟悉的话,另一个男生则在劝我。

梦到带回。许多大巴,选择第一辆。人很多,或坐或站着许多同学。选择第一辆大巴的同学往往是强势而朋友众多的,或者希望接近加入这种人的同学。我不常做这样的选择。大家会给我面子,希望我加入。但我不愿使自己处于那样的境地。

车上吴cj拉起我的两只手,说田gw告诉她。在未来,我会带给她她最缺少的一样东西。我淡淡的解释这事情的无稽之处,心里想着自己当然会尽力的保护所有认识的人。手心出汗。我甩开她的手,在自己身上抹了抹。醒了。

PS:最近做了许多梦。醒来时清晰,然后就忘记了。暂记一笔。